返回 醫美整形
可樂
可樂

林靜芸整型外科好不好?

整形受害實錄1》整上癮 1個胸部挨7刀 
【方麗口述,本報記者整理】 
【編按】 
整形彷彿一場流行的嘉年華,從國外吹到台灣,從這裡盛行到彼岸。許多人工美女競相現身,伴著整形外科醫師鼓吹人定勝天的手術成果。 
本報獨家訪得一位歷經27年、數十次整形的「方麗」(化名)小姐。57 歲的「方麗」在27年間接受數十次整形,單是隆乳手術就達六、七次,隆乳手術費用和術後的按摩費用,就各花了近百萬元。 
她對國內整形界弊病有極深的觀察與描述;也誠實說明種種副作用和難以復原的傷害。過來人最真實的忠告或可作為流行醫療文化的另一種平衡,將在本版分次刊出。 
整形過多少次?我實在不記得了,總有數十次吧。27年來,我算不清進出整形外科門診多少次。單單包給醫師的紅包,就數不完。 
我愛美,愛享受男人帶給我的快樂愉悅,所以我去整形。理由就這麼簡單。但是整形像吸毒一樣,是會上癮的。所以,我今天願意公開我的故事,就是要勸天下還未整形的女人:千萬不要輕易開始,因為整形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10次、第20次…,想停都停不下來。你看單是我的胸部,就開過六、七次刀,你敢嗎? 
就從隆乳談起吧。我年輕時很豐滿,胸部至少是C罩杯。30歲那年,我生完小孩後,打了退奶針,兩個原來脹奶得硬如石塊的乳房,竟像阿婆的奶一樣,萎縮得似兩只沒氣的氣球,就一層皮頹然垂掛在胸前。受不了要穿兩層胸罩、墊紗布才能出門,我興起了隆乳的念頭。 
經過朋友介紹,我找到西門町一家整形外科;事後我才知道這位「醫師」根本是無照密醫,「朋友」則是醫師的情人兼股東。不過我一直很感謝那位醫師,他為我植入的矽膠袋,真的很自然好摸,躺下來時,兩邊乳房會軟軟地向兩側攤下去。但這對高質感的矽膠乳房,花了我10萬元,在當初是好大一筆錢。但我「用」了22年,很滿意,算是值得。 
不知為啥緣故,也好像不管是誰,隆乳後先出問題的幾乎都是左邊。在隆乳滿22年後,我發現左側的乳房變硬了。我去私立醫院找一位知名整形外科主任,他說是出現莢膜,要開刀刮掉。為我開刀的並非這位出名的主任,而是他手下一位帥哥年輕醫師,帥哥醫師仔細地為我清掉硬塊纖維。但光這樣「修理」就要12萬元。 
術後一次回診,我步出帥哥醫師診間,名醫主任突然追出來攔路,遞給我一張名片說,要我改到他自己的診所看診。我聽話去過一次後,就不再去。名醫主任自家的診所又破又爛且對病人態度差,尤其想起他搶客人的嘴臉,就讓我不恥。他搶我這病人,可能是他的職業敏感,看出我是尾大魚吧。 
過了兩年,我的左邊乳房又出問題。這是一連串噩夢的開端,我不知長長的苦難正在面前等著我。不曉得何時開始,我的左側乳房愈來愈沒有彈性,日子一久,變得右緊左鬆,醫師說是左邊矽膠漏了,非重做不可。 
我非要一對美而挺的奶子不可。我的男人都知道「她們」是假的,但是好看的乳房讓我有信心。因為胸部漂亮,讓我穿衣好看,更能盡情享受兩性之愛。 
重新隆乳可是大事,我四處打聽,找到一位名滿天下的整形外科醫師;某醫師那兩年紅得發紫。為了往後的幸福,我只信賴某醫師。可是某醫師說,矽膠已經被禁,違法不能用,所以要我改用鹽水袋。 
某醫師的權威,不容我挑戰。只是某醫師也很實在地提醒我,鹽水袋比矽膠袋硬許多,適應期很長,要有心理準備。某醫師不愧是台灣數一數二的出名醫師,每次門診都有大批病人候診。 
但我心中納悶著,曾有位醫師告訴我,他一天開一檯隆乳刀就累得半死,但某醫師的病人如此多,要如何開刀?直到我穿上手術衣上了麻藥、被推進開刀房,我的疑問才得到答案。 
  • 可能開刀次數太多,我對麻醉藥耐受性比常人高。當護士以為我已麻昏睡過去時,我其實還清醒得很。輪到我被推進開刀房時,門才打開,我忍不住坐起身子,看到的景象,令我終生難忘。 
    因著整形,我早就是各大小醫院診所的常客,自以為是開刀房的老江湖。但從沒看過般陣仗,就算醫學中心也沒有。大醫院的開刀房是隔成一小間一小間的,但這裡竟然是開放式的。舉目望去,至少有十張病床正同時在開刀。沒錯,就像工廠的「生產帶」,只見每張床前醫師埋首於血肉模糊的傷口間操刀,都在作隆乳手術。我看得目瞪口呆,我著急尋找某醫師,但找不出分不清。 
    這時推床的護士發現我竟然還醒著,強力將我壓倒,不准我再「亂看」。我好後悔,心知選錯醫師了。天啊,我還排了同時作拉皮,但到底會是誰為我動手術。我很害怕,但麻醉藥已開始發作,我一句話也沒能喊出來••••
  • 整形受害實錄2》冤枉錢墊雙峰 一邊高一邊低 
    【方麗口述,本報記者整理】 
    手術完一周吧,還來不及等傷口消腫,我趕緊用手按捏胸前那斗大的兩粒。才一捏,我的心就碎了。那哪裡是什麼水袋,硬得又假又難看,捏起來就像兩團玻璃紙,一捏就口卡嚓口卡嚓作響。在四下無人時,揉捏這兩個假奶,聲音更是大得嚇人。 
    更糟糕的,開刀醫師顯然不夠仔細,不願仔細地為我把皮膚肌肉剝開,好像只是隨意地把鹽水袋塞進去。結果我的新奶子不是圓碗形,也不是木瓜形,而是兩個正三角形。這就是我花了16萬元的代價。 
    我傷心但堅持要重做,某醫師說,第一次隆乳效果最好,重新再做就愈形困難等等。又說,重做可以,但要等半年,且要再付8萬元。 
    此時某醫師也改口可用矽膠袋,說還要向衛生署申請,得再加4萬元材料費。聽著某醫師數算著帳單,我心裡已暗暗決定:「你不是親自幫我做,我不要再做一次傻瓜。」 
    我決定另請高明,這回找到一位據說是某高官夫人專屬的整形外科醫師;沒想到我是從一個深淵再掉進另一個危谷。我好不容易打聽到這位名醫師的診所,他的診所在台北東區的名貴地段,沒有招牌。位於大樓內的診所,就醫手續之繁複、醫師架子之大,很唬人。 
    進入精心裝璜出名家風味的診所,我一人孤孤單單坐在厚軟沙發上,好不容易有個扮相專業的小姐來引導我,原本以為是醫師問診;結果不然,而是一關關的諮商和說明。我問何時可看到醫師,總只得到一句「請稍等,醫師正在忙。」 
    我心裡讚歎著,這醫師如此難見到,排場這樣大,恐怕醫術很棒吧。經過長長的等待,終於見到旁邊還擺著一把小提琴的名醫。 
  • 事後證明,以上純屬噱頭,全是醫師塑造自己高不可攀地位的心理戰手法。 
    也是事後才知,這位醫師根本沒有完成整形外科醫師的訓練。態度傲慢的他,不聽我說,以前我只植入B罩杯(220cc到250cc)義乳,就自行植入D罩杯(300cc)的矽膠袋,使得原本就有C罩杯底座的我,術後成了遠遠超過E罩杯的巨乳怪物。 
    花了18萬元換得巨乳還事小,更可怕的整個乳房硬梆梆的。因為植入矽膠袋太大,我的皮膚根本就不夠,才繃得兩顆「木蘭飛彈」硬得離譜。而且還一高一低。漂亮的乳房應如水滴狀,也就是上平下翹,但他卻把我的做得上高下低。我又急又氣,要求他至少應把兩邊調得一樣高。 
    最可惡的是這位醫師態度壞極了。前一位名醫雖讓我不滿意,但至少從頭到尾客客氣氣,不像這個醫師一副手術不成功是我活該。他冷冷地說:「要重做可以,兩個禮拜以後再來。再付5萬元。」 
    我沒有選擇,兩周後,他又為我重上麻藥,重調高低。我後來才知,名醫膽子太大,兩次手術麻醉至少應相隔半年,他竟不管病人死活,說做就做。後來有醫師說,我沒死算是命大。 
    走到這個田地,我終於瞭解,台灣的整形外科是毫無品質保證可言;不管是整形成果或醫德,一點保障都沒有。 
  • 整形受害實錄3》硬奶奮鬥記 手術、按摩各百萬 
    【方麗口述,本報記者整理】 
    我挺著兩隻高及脖子的超級大硬奶過日子,說有多嘔就有多嘔,每天還要綁「束奶帶」,把兩隻奶子壓低壓平,免得被人笑話。一天我去修指甲,忍不住向美容院的小姐抱怨這些沒醫德的醫師。美容院小姐聽了後,介紹我去某私立大醫學中心,說有一位醫師做的乳房很漂亮,人也很好。 
    這位大醫院的資深醫師講話態度中肯,第一眼就讓人信賴。他老實地說,要重做得等半年,可以用矽膠袋,但不保證以後不會破。衛生署早就禁用矽膠,但每個醫師都有矽膠袋可用,好笑吧。 
    這次手術,又花了我16萬元;不過還算合理。之前兩位名醫,都沒有下功夫把之前隆乳留下的纖維化等硬組織刮掉。只有大醫院的資深醫師下令住院醫師,仔仔細細地為我刮除舊疤痕。 
    手術成果不錯,躺下來兩隻乳房總算又能攤平了,摸起來柔軟舒服;走路跑步又會跳動,不再死死的。 
    我常告誡別的女人,整形是做一就有十,就有二十;再多錢都不夠,錢只會一直花下去。到目前為止,不含住院費,單單隆乳的手術費就花了七、八十萬元。這還不包含諸多難計的吃苦代價。像隆乳後一個月內,不分白天、睡覺,我都得穿著X型胸罩來固定乳房,否則就會移位跑掉。 
  • 乳最累的部分是從下手術檯後才開始。單單術後按摩就花了我近百萬元。有良心的醫師會說,隆乳後一百天內要按摩;沒良心的說,只要按摩一個月。其實何止按一百天,而是要按一輩子。如果妳嫌累,滿百日後就不再按摩,那醫師就有錢賺了。因為術後兩周義乳周圍就會慢慢長出硬膜,等乳房變硬,不換也得「進廠維修」。 
    我每次隆完乳,想自己按摩,但痛得下不了手。便到家附近的理容院請19號小姐幫忙,按一次一個半小時收費1200元;我天天去,去了半年,就花了21萬元;不比隆乳便宜。隆乳手術我作了五、六次,每次都要這樣按摩半年。 
    後來一作完手術,我索性帶著19號按摩小姐找醫師指導按摩手法;奇特的是,每個醫師教的手法都不同。19號小姐因此已學會好幾套。 
    雖然按摩手法各家不同,每次按摩都同樣要先熱敷,讓胸前的兩顆球柔軟好按。但兩顆球依然很硬,按摩小姐要使盡全力,將乳房從外往內、從下往上,不斷畫8字,每次她都按得滿身大汗。但兩顆球仍常硬得如棒球,她辛苦地像在推戰車。我則躺在床上哇哇叫痛。 
    我如此認真地按摩,也沒用,後來還是變硬了。像從某私立醫院清完硬膜後,每次按完後似乎放了氣變軟了,但回去不久又硬了,硬了再按…直到後來漏水或變硬了,只好換醫師手術、再換新的。現在我不找小姐按摩了,每天在家勤快自摸自捏。 
  • 整形受害實錄4》走過必留痕跡 
    【方麗/口述 本報記者/整理】 
    像我,就永遠不能向後挽起我前額的頭髮,永遠要梳有瀏海的髮形。因為我原來的髮際早就「不見」了,在拉皮後,切掉多餘的皮,疤痕就密密麻麻縫在髮際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拉過皮。可是我不怕,我去洗三溫暖時,照樣把頭髮向後梳綁起來,有人瞪著我的髮際看,我回看她,「怎樣,我就是拉過皮!」 
    不要看我說得輕鬆,愛美整形是要付出很多代價的。像我女兒,抽脂一次又一次,每次抽完要穿好幾個月彈性衣,但是才喝杯水,就又胖回來了。 
    我去作臉部拉皮,醫師要我戴彈性繃帶面罩對抗地心引心,我就乖乖戴著睡覺──說到睡覺,每次整形,我就出國一個月,既可躲鋒頭,又可避流言。在那一個月裡,我就頂著一臉繃帶和腫脹的傷口,照樣逛街去,反正沒人認識我。但最痛苦的就是睡覺,第一個月我總是坐著睡。 
    你受得了張著眼六個小時,絕對不能往下看嗎?做不到就不要去整形,否則萬一眼皮縫壞了、鼻子隆歪了,醫師就怪是你亂動。 
    名醫幫我作了拉皮,還附送後腦勺頭皮麻痺和表情僵硬,我每天在家用超音波震動器,自己作復健按摩;邊看電視邊作,還要不時前拍後打。期待有一天,臉部能恢復知覺。 
  • 單單拉皮我就做了四次,鼻子以上拉一次、鼻子以下拉三次,每次16萬元,最後一次外加清小針遺跡加9萬元,算得出的就有73萬元。這張臉「才花」73萬元嗎?這還沒算雙眼皮和隆鼻的費用。割完雙眼皮一個月內,每天只能用棉花棒輕輕擦拭眼屎,絕不准碰水洗臉。因為傷口外表看似癒合,其實裡面還沒全好。一個月只能乾洗臉,你做得到嗎? 
    我作過好幾次隆鼻手術,單是鼻骨就換了三次。早期作的是又高又厚的希臘式,後來重作往下移,後來又移回兩個眼角中間。隆鼻後要切記只能側邊接吻,也就是要避免兩人鼻樑會摩擦的正面親嘴,否則會把鼻子撞歪。有一次我隆完鼻後,鼻孔中間的鼻中膈就被男伴撞歪了,進廠維修後,醫師就告誡我不能再正面親嘴。 
    很多人為了發財改運去整形,錢,我從不放在眼裡。但玄的是,我47歲那年把寬寬的鼻翼修掉後,我就未曾再添過什麼不動產,有朋友說,是因我切掉了象徵財庫的鼻翼。也算是一種後遺症吧。 
    作眼皮也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簡單,要作出靈動有氣質的眼睛,除了雙眼皮開始和結束的角度要對,近太陽穴部分也要一併整理;像我現在每四個月要在太陽穴打一次肉毒桿菌,多少錢?一次1萬5千元。修來修去,我的下眼瞼現在有些外翻,還長了點肉芽,過一陣子,我要再去修一修。不過我發現,高單位的左旋維他命C可以除疤。我全身上下的疤太多了,都是愛美留下的。
  • 整型受害實錄5》柔美的手 瓶蓋都打不開 
    【方麗/口述 本報記者/整理】 
    最近各種「打針美容」大行其道,不過你們應該聽聽我打肉毒桿菌的故事。流行什麼,我就做什麼。不過醫師技術好好壞壞,也讓我受夠各種副作用;如果你敢回頭質問醫師,醫師一律把責任推病人身上。 
    像我為了去法令紋,打過肉毒桿菌。最近我才看了報導才知道,原來法令紋是不能打這種菌;我不知道,當初醫師也沒講。打完後,法令紋是平了,沒錯,嘴唇卻變得扁扁的,像個沒有牙齒的老太婆。每天不敢張嘴笑,吃喜酒還害新人以為我不高興。 
    我有個朋友打完後嘴吧歪了,喝水會漏出來;不敢跟家人說是愛美打針闖的禍,謊稱是拔牙傷到神經。幸而藥效慢慢退了後,嘴吧又可順利張合。 
    當時我壓根沒想到,自己的「扁嘴」和打針有關。找牙醫,他百思不得其解,懷疑我年紀大牙床萎縮。後來牙醫仔細問我最近做了什麼事,我說,打了肉毒桿菌。原本斯文有禮的牙醫師聽了暴跳如雷說:「會被這些醫師害死。」 
    聽牙醫說我才知,不少人像我一樣,在兩頰注射肉毒桿菌後,臉部神經受抑制,出現暫時性牙床萎縮;不知情的牙醫師認真地為病人作牙床治療。但待四到六個月後,藥效消除,病人反而回頭責怪牙醫師。據說已有不少牙醫「受害」。 
    我臉上的小針美容遺跡,也讓我吃了不少苦。兩位大名醫為我作拉皮,但沒幫我清臉皮下的小針美容硬塊,直到醫學中心的好脾氣醫師才幫我清掉一些;小針美容的矽膠隨著歲月,不停往下掉,讓所有小針美容的女人都長得很像。我如果不清完,就會像周Ⅹ或楊Ⅹ萍一樣。當年,我真的不知道小針美容這麼可怕。我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清掉這些痕跡。 
  • 我的手很柔很美吧,是不是不像50歲女人。也是打小針美容,當年是一針一針仔細打進去的,雖然沒有變形,但使我我的雙手中看不中用的。小針打矽膠十年後,雙手全然無力,我不能提重物,任何瓶蓋都扭不開,連羽毛球都沒法打。上醫院抽血,護士常找不到血管下針。

    【2003/12/22 聯合晚報】
  • 整形受害實錄6》緊抓快感 女人痛!男人愛? 
    【方麗/口述 本報記者/整理】 
    被男人拋棄的女人,很多人都認定男人是因她「下面」太鬆而不要她;這個想法是錯的。男人不要一個女人,嫌那裡太鬆多半是藉口。至於整陰道有沒有用,很多醫師都道貌岸然地反對女人作陰道整形,還說「沒用」,但我的觀察是有用的,但如作壞了,可能壞了一生「性」福。 
    我建議女人要作陰道整形以前,務必先量量自己男人那根變粗後的圓周,醫師才知要縫到多窄;有的人一味求窄,結果窄到進不去,弄巧成拙,不能用。有的女人是換了男人,前後任的尺寸不一,也是麻煩,又要重新量「身」訂作。 
    在我的朋友中,就有人縫得太緊,老公不得其門而入,氣得找醫師興師問罪。陰道縫得太寬還有得救,但縫得太窄就難了,有些人只好長期在陰道裡放根小木棍,期待能撐出一片洞天。 
    這種私密地方的手術手藝也有高下之分,馬虎一點的醫師就把陰道口縫個幾針,意思意思。仔細的醫師會小心把陰道切開,從頭到尾縫緊。體貼的好醫師更會把縫合的傷口,作個小縫邊,權充陰道內的縐褶,增加性事時的磨擦感。 
    不過最厲害的是一位知名徐婦產科醫師以前「教」我的,他說,最上乘的是要在陰道靠子宮處加上一個「釦子」,也就是在縫合手術傷口時,縫出一個小小圓圓的皺折,如同釦子般。說是能增加龜頭的的磨擦快感。我後來還「指點」其他婦產科醫師依樣畫葫蘆,醫師很驚訝有此手藝,受惠的女病人也同聲讚好。 
    整形收費向來沒行情,陰道整形收費更是隨醫師心意。有的做得極精巧,才收一、兩萬元。有的只是把陰道口縫個兩針,就收五萬元。萬一「進不去」,也不會有醫師退錢。 
  • 我長年跟著徐姓婦產科醫師看診,他主張女人應及早補充荷爾蒙,所以我從三十幾歲就開始吃荷爾蒙。我相信以我的年紀,仍擁有用不完的魅力和精力,樂於享受男女之歡,應和荷爾蒙有關。怕不怕癌症?為了愛漂亮,我沒想那麼多。 
    我打從27歲起到50歲,就幾乎每天都吊點滴補充荷爾蒙,醫師還在點滴裡加了維他命及補血針等。以前一次要花兩千元,現在便宜了,打一次只要五百元。 
    47歲時,我因為子宮內膜異位開刀,我索性請醫師把卵巢和輸卵管都拿乾淨,我叫這「體內環保」省麻煩。有些人說荷爾蒙不好,但對我很好,我的生理年齡才20歲,我的情緒一直和17歲女孩一樣。 
    缺點是,我打的針裡也有男性荷爾蒙,打久了,我的皮膚比較黑,而且下巴常會長出又粗又硬的鬍子,常常要記得「刮鬍子」。但我情願如此,不想當肥肥嫩嫩的閹母雞。 
    不過最近我常感到悵然若失,我沒了玩伴。和我同齡的女人,她們漸漸老了,安於當阿嬤奶奶或黃臉婆,可是我的精力這樣旺盛,對男人仍充滿「性」趣,但卻愈來愈難找到對手了。 

    【2003/12/22 聯合晚報】
  • 上面文章所說的醫生
    我一個也不認識
    希望想去整型的人
    參考一下
  • Venita
    Venita
    花兒~*
    我妹也是在林靜芸那割雙眼皮的,真的割的不是很好,兩邊不對稱外,型還很醜,跟溝通時說的完全都不一樣,唉~~但她已經沒有勇氣再去動一次刀了,希望你妹這次能夠順利變美唷!
  • 我是覺得他生意太好了
    忙到我麻醉時間都過了,也不知道
    叫護士也只是叫我等一下
    挖咧等到天昏地暗喔
    過了快一小時才叫我去雷射(我是除刺青)
    我都快痛死了,麻藥都退了
    跟她講也不理,而且我還是去除第二次耶
    也沒用乾淨....

    我個人是覺得他們是忙到沒品質了
    變得不太好

  • 隆乳手術後要持續做胸部按摩是正確的,因為要避免夾膜鑾縮,好像兩個碗公在胸前,但是因為隆乳手術多次,胸部的保養就要更加的勤快,因為每動一次手術,胸部的傷口再去攪動,就更容易夾膜!!
    我認識一位不錯的整外醫師你可以去向他諮詢看看
  • 我姑媽也是在林靜芸抽眼袋.可是也弄了兩次.前後拖了兩三個月.中間姑媽哭了好多次後悔不已.說是有個小缺口.可是現在快過了一年.好像還是覺得有抽比沒抽美麗.只是我原來以為抽眼袋是小手術.不知是醫術不夠好.還是年紀大了恢復比較慢.
  • 她是一位"沒醫德、不能接受自己整失敗"的醫生,只會用一堆理由來說是病人自己的關係,才會失敗,這樣的醫生可信嗎???...好好想想吧....不然除非你是有權有勢的人,我想失敗機率一定比較低,很現實吧~
  • 我也是失敗者,請問有誰可以跟我說她如果要給她拆掉ㄉ話,藥費用ㄇ,我ㄉmsn世momooooomax@yahoo.com.tw我ㄉ鼻子被她做完,有做跟沒做一樣,企死,鼻頭還是超大
  • 我也同意她是個沒什麼醫德的醫生
    過於自信
    自負
    花很少時間跟病人溝通
    就動刀
    感覺巷趕鴨子上架
  • 你是怎ㄇ備用壞ㄉ
    ,是因為不好看ㄇ,還是啥ㄇ關ㄒ

載入發生錯誤

回應...
 返回 醫美整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