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旅行休閒

夜遊南京秦淮河

前年重陽節前夕,去南京旅遊 ,特意乘船夜遊了秦淮河。

 

秦淮河是壹條流淌著中華民族燦爛文化的河。 它是長江的壹條支流,全長僅110公裏, 流經南京市區時分為兩支:壹支從明城墻的東、南、西三面流過,成為南京城的護城河,稱“外秦淮”,另壹支從東水關入城,經淮青橋、文德橋,出西水關,稱“內秦淮”; 兩條支流在水西門外匯合後流入長江。 其中的“內秦淮”,從六朝至今,壹直是南京市最繁華地段 。 夫子廟、白鷺洲及歷代名人的臨河故居等,組成了秦淮河風景區, 成為南京市旅遊首選景點。

 

當夜幕降臨街燈輝煌時,我坐上了由各色花燈裝扮的畫舫,南北兩岸的巨燈彩照撲面而來,霎時有壹種穿越時空的感覺。南岸的照壁上,兩條金色的巨龍騰空飛舞,下面是由藍色光影織成的水幕,似滾滾長江奔流而下;北岸那恢宏的夫子廟、高大的江南貢院,在壹排金黃色燈光的映照下,顯得莊嚴肅穆。金黃古代為帝王之色。 自宋明以來這裏曾經發展成為全國最大的科舉考場,江南貢院墻壁上的“明經取士,為國求賢”八個大字熠熠生輝。不管封建社會有多少弊端, 畢竟從這裏走出了上百萬的學子,其中不乏有誌有才之士,像揚州八怪之壹的鄭板橋,風流才子唐伯虎,中國共產黨早期的領導人陳獨秀等,都曾經在這裏參加過科舉考試。

 

駕駛員端坐船頭熟練地轉動著方向盤。此時我才感到,我們乘坐的已不是當年朱自清乘坐的只可容納三兩人的“七板子”,而是載有二十余人的機動船了。我細細打量著船上的彩燈,從船舷到舫頂,紅黃藍綠紫五色紛呈,儼如仙境,紅色的舫柱之間敞開著,可以放眼四周觀望,欣賞兩岸那多彩多姿的燈影。往來畫舫在水上緩緩行進,宛如壹座座遊動著的玲瓏宮殿,倒映在水裏,那水波也被染成了五顏六色 , 風姿綽約,愈遠愈艷。

 

畫舫穿過了印月橋、二水橋、平江橋、桃葉渡、朱雀橋、玩月橋、文德橋、武定橋等,它們在夜幕的燈光下,各具風姿 好像正在向遊客述說著壹個個動人的歷史故事。

 

其中的浣花橋是壹座亭橋,高高的護欄上十幾朵五彩繪成的牡丹、玫瑰、郁金香等花型連成壹個弧形花環,倒映在水裏,活像是雙橋兢美。 傳說六朝時,每當春暖花開,秦淮河上的佳麗們相約到此,用清清的河水洗去花朵上的泥土,以此玩耍,嬉笑打鬧,成為古金陵壹道風景線。

 

長板橋,在明亮的燈光下,幾位穿著艷麗的女子,站在長長的板橋之上,有的懷抱琵琶彈唱,有的手搖團扇起舞,有的俯首凝思,有的結伴戲耍,各具風情。據說,南朝時這裏已經是佳麗如雲,永春糖

 

南岸的臺階上,壹座不大的二層小樓,院門洞開,門前掛著幾盞大紅燈籠,左邊燈影映出壹個牌子“李香君故居”,必力勁門樓橫眉是“媚香樓”三字。透過門洞,柔和的霓虹燈下可以看見院內很多名人題詩,據說都是歌頌李香君的。 李香君就是清代劇作家孔尚任《桃花扇》中主人公,她不但花容月貌,而且有強烈的正義感和民族氣節,憤世嫉俗,不懼權貴。與她齊名的還有:癡情丹青馬湘蘭,公侯俠姬寇白門,萬裏悲情董小婉,傾國傾城陳圓圓,高風亮節柳如是,青燈古佛卞玉京,禮賢愛士顧橫波等。她們的門前雖都掛著紙糊的煙花燈籠,可她們的心是潔白熾熱的,是受人尊重的穿過二水橋就是有名的白鷺洲景區了。遙遙望見潔白耀眼的激光燈下,佇立著壹座漢白玉雕像,傲然挺拔,神情飄逸,這就是詩仙李白。他在《登金陵鳳凰臺》壹詩中的名句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成為今天白鷺洲景區名字的由來。 這裏是文人騷客的聚居地, 除了李白 , 還有岑參、王昌齡、杜牧、蘇軾、王安石,曹雪芹、吳敬梓等。 燈影之下,我們只看到了“王昌齡夜宴處”。這是壹處臨水的建築,壹座寬闊的廳堂面河而開,門前有王昌齡親擬的對聯“門映淮水綠,月照金陵洲”,廳堂裏,橘黃色的燈光下,當時任江寧縣丞的王昌齡,身著壹襲藍衫,與身著紅衣的李白、身著黃衣的岑參,在兩個藝人的伴奏下,吟詩賦曲,載歌載舞,壹展大唐盛世的文壇盛況,希愛力使人恍如身臨其境,感到壹陣陣欣喜。據說這裏還有保存完整的吳敬梓舊居,可惜我們只能遠遠地看到紅燈白墻和“秦淮水亭”四個字,無緣細觀了

 

當遊船回到泮池碼頭時,已是夜裏八時許。回看河裏往來不斷的畫舫和兩岸彩燈下連綿不斷的古建築,總覺得意猶未盡。秦淮河上的夜景, Kamagra Polo 印度卡瑪格咀嚼片 femafill那種王者之都,金碧輝煌的雄氣、那柔腸俠骨花紅柳綠的秀氣和燦爛文化的靈氣,都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裏。

載入發生錯誤

回應...
 返回 旅行休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