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寵物毛孩

政治 / 占領巴西

當時的歡樂聲,仍在耳邊;如今的災難,已現眼前。巴西6月12日即將舉辦世界盃足球賽,本來取得主辦權時舉國歡騰,如今巴西經濟榮景不再,世足成為惡夢。 警察及檢察官千人上街頭,要求加薪50%;警方並且罷工三天,東北部搶劫商店,報警無人理會。巴西無殼蝸牛組織則宣稱將發動百萬人占領世足場館;他們指控 國家花了110億美元辦國際比賽,卻無視貧窮人民之苦。經濟危機後,世界變了,變得很徹底。世界盃足球賽簡稱FIFA,每四年舉辦一次,今年第二十屆。 2003年3月7日,國際足球總會特別宣佈2014世足將回到那顆球的祖國南美洲舉辦,全拉美為之歡騰。2006年巴西正式贏得主辦權,等於繼1950年 足足64年後,第二度主辦世足。但這場國家盛事隨著金融危機、去年美國開始收QE、以及中國經濟成長放緩等因素,所有巴西經濟賴以支撐的糧食、蔗糖、礦 產…全結束榮景,巴西經濟開始接近零成長。於是巴西人民一點也不感謝光榮「虛幻」的世足賽,巴西世足賽主辦單位今年三月才剛剛公佈官方主題曲:「我們有辦 法」,非常諷刺的,巴西的無殼蝸牛組織立即發動占領運動,展示了「他們的辦法」。這一波抗爭的焦點主要在聖保羅,這裡曾經是巴西汽車工業大城。2008年 以後,工廠倒閉、治安敗壞;所謂「金磚四國」或「全球第六大經濟體」對貧窮民眾而言,指的只是那些「劫掠」財富的巴西家族。聖保羅的無殼蝸牛組織於 2014年5月發動1萬5千人上街頭,他們的口號:「我要房子,我們要一個地方住」。聖保羅貧富差距嚴重,2009年全球央行一致降息後,這裡也出現了全 球性的「天價房價」現象。他們抨擊高房價的語言,和台北差不多,「三輩子不吃不喝也買不起」…在世足會倒數三十天前,他們於聖保羅一個花費十億里奧(約 4.5億美元)的足球場館前,搭起數百頂帳篷,宣布占領「世足館」。聖保羅的房價自2008年以來,飆漲181%;但基層勞工家庭月薪不到500元,依正 常房租一房一廳約400至450元;聖保羅於是出現一批高房價下的經濟難民。他們趁黑夜占領政府或私有的空屋,根據半島電視台統計,自去年起至五月中旬聖 保羅已有47棟房屋被占領,其中包括私人空宅。無殼蝸牛組織要求「不正義」的政府,將其中13棟查封,做為「正義」公租屋;這些社會底層的人稱自己被國家 遺棄,若繳了租金,即沒有錢吃飯,所以他們「占領有理」。事實上他們占領的房子有的如我們俗稱的闌尾樓,沒有窗戶,地上可能有個大破洞,一不小心即會摔落 而死。占領者向半島電視台記者展現他們的住處,對於地上「大破洞」,只是提高聲音喊「小心看地上喔」…接著稱自己會裝個門,加上一張「好樣的床」,夫婦和 三個孩子五人擠一個房間。占領者說:「現在我們猶如置身天堂,雖然沒有電,但這是全新的人生」,「比以前住的地方大」,而且終於「有足夠的錢吃飽」。冰冷 的簡易水龍頭,流出水來,洗個澡,便是煥然一新的人生。巴西政府本來打算於世足賽前將這群「非法占領者」逐出建築物,但?意外引來警察趁機加入抗爭。警察 工會五月中旬宣佈罷工三天,結束罷工的條件是調薪50%;而取締占領者另一個司法機構檢察官,本周也加入警察抗爭行列,千人上街,在「世足賽」前必須「加 薪」!(這一點台灣警察們多有天良,被罵被羞辱成國家暴力,也不曾動腦筋加入抗爭要求加薪。)「如果國家有110億美元辦國際賽事招待國際貴賓,為什麼不 顧民眾死活?」巴西平民喊:「我要生存!我要生存!」一場8年前舉國迎接的世足,如今在經濟大衰退後,警察不執勤,檢察官不辦案,小偷強盜滿街搶,世足場 館被占領…。世足倒數不到二十天,巴西政府還沒「想出辦法」;世足成了巴西政經破洞、貧富差距、社會抗爭、警檢勒索的最佳槓桿點。另一種比賽,在開幕儀式 前已經開始。曾經,真的只是曾經。

載入發生錯誤

回應...
 返回 寵物毛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