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冷漠台灣 路人無視 當街毆妻老外搭救

2007.05.08
冷漠台灣  路人無視  當街毆妻老外搭救 
陳佳鑫/台北報導 

台灣素以人情味濃厚自豪,但六日下午台北市發生的一起街頭毆妻案,卻讓二名見義勇為的外籍留學生,見識到了台灣人冷漠的另一面。 
一名陳姓婦人因為搭計程車,多花了二百元,遭酒醉的鄭姓丈夫在臥龍街上當眾施暴猛踹長達十餘分鐘,多名路人目擊卻視而不見,直到義大利籍的女學生嫣然與阿根廷籍的男學生吳華安見狀,協助報警處理並護送陳婦送醫救治,才阻止這場家暴繼續惡化。 

 惡夫施暴打到腎破裂 

陳婦就醫後被診斷出腎臟破裂、有血尿現象,已構成重傷害及重大家暴事件,但受理的大安分局臥龍街派出所,卻抱持「不告不理」的心態,僅以簡單傳真通報台北市社會局家暴中心了事,既未通知分局家暴官前來處理,也未採取緊急安置及保護陳婦的措施。更離譜地是,家暴中心也未派社工人員出面了解。 

遭家暴的陳姓婦人與鄭姓丈夫結婚十二年,家住北縣新店,六日早上,夫妻帶著兩名稚子至北市臥龍街訪友,並欲至夫家探望公婆。近中午時刻,陳婦擔心兩小孩來不及寫完功課,遂搭計程車帶他們返回住處寫作業,傍晚再搭公車返回丈夫友人住處。 

詎料,鄭某竟藉故以搭計程車花二百多元是浪費錢,並認為妻子帶小孩回家,是故意不讓孩子與祖父母見面,趁著酒意逞凶,在臥龍街友人住處外當眾施暴。 

 勸阻無效兩老外報警 

當水泥工的鄭某,身材孔武有力,個頭小的陳婦受不了他拳腳相向,整個人蜷在街邊,不時發出哭聲。兩名孩子出言阻止父親的施暴,也被當街掌摑,只能驚惶地看著父親當街打母親。 

在政治大學念研究所的義大利籍學生嫣然正好要到臥龍街訪友,途經該處發現暴行,就直接衝過去,大呼「不要這樣」,鄭某見狀,竟直接回應「不關妳的事」,繼續猛踹妻子的左腰部。嫣然見陳某仍不肯罷手,快步跑到附近的阿根廷籍友人吳華安住處求援。 

嫣、吳兩人返回該處,要求鄭某住手不見成效,鄭某最後索性將妻子拖回友人住處。兩人報警後擔心陳女又會被毆打,跟著到鄭某友人住處關心。 

 弱妻不告警也不介入 
兩人隔著門縫探望,發現陳婦手一直流血,臉部表情痛苦,她卻以「我沒事」回應詢問,鄭某則以「她打掃受傷」等理由搪塞,轄區大安警分局臥龍街派出所員警趕到後,僅將陳婦帶至派出所,毆妻的鄭某卻未遭逮捕。 

陳婦在派出所內雖不斷哽咽,卻擔心報案會讓丈夫變本加厲,波及年幼的兩名骨肉,不但不報案,連送醫救治都不願意,後來因傷勢惡化,才被送往鄰近台北醫學院附設醫院檢查,發現腎臟水腫並血尿,頭、手等處嚴重挫傷,須住院觀察。 

嫣然及吳華安要求警方處理此案,但員警認為陳婦未提告而無從介入,兩人遂通知政大課外活動組組長藍美華到場協助與警方溝通,最後於警方工作紀錄簿上簽名,存留確切紀錄,兩人隨即趕到醫院探望陳婦,至凌晨近三時許才離開醫院。 


  • 家暴受害  老外伸援  陳婦泣訴  曾被打到腦震盪 

    陳佳鑫/專訪 

    遭丈夫無情家暴的陳姓婦人,躺在醫院無奈地透露,丈夫兩年即前曾把她打成腦震盪,當時是靠小兒子跪地求父親住手,丈夫才悻悻然停止。萬般容忍卻換來變本加厲的施暴,讓身心俱創的陳婦,終於傾向要對丈夫提出家暴及傷害告訴。 

    身受重傷  社工還覺得沒什麼 

    對於前日報案後,始終沒有社工人員到場一事,陳女至今覺得很納悶,並表示為什麼她受重傷,社工還覺得沒什麼,不派人來了解一下情況,實在令她無法理解。 

    陳姓婦人說,丈夫習慣喝酒解悶,平時不喝酒時很正常,但喝醉酒後,就會打電話到娘家告狀數落她的不是,令她十分困惱。 

    回憶起九十四年六月間,她因好友的母親住院,請她幫忙於白天抽空照顧,丈夫卻認為她不顧家「去管別人家的事」,且不好好照顧兩名孩子,竟在家中對她飽以老拳。 

    忍氣吞聲  小兒跪地替她求饒  她當時痛到爬不起床,為了喝水只能忍痛下床,但一喝水馬上就跑廁所嘔吐,她直覺被打到腦震盪,請丈夫送她就醫,丈夫則要她躺在床上不要動,讓陳婦徹夜忍受疼痛。 
    隔天一早,丈夫逕自載兩名孩子上學,正好有名桃園友人來訪,陳婦央求友人陪她至耕莘醫院看病,才知有輕微腦震盪,身上也滿是挫傷及瘀傷,院內的社工前來關心,詢問她是否要報警。 

    陳婦說,她想到小兒子跪地求父莫再打她的那一幕,心中甚是驚恐,想到小孩子還小等因素,她最後決定忍氣吞聲,沒想到姑息的結果,竟是這次又被當街打成重傷。 

    暴力陰影  不知可申請保護令 

    事發後陳婦住院,丈夫到醫院來,兩名小孩見到父親,仍是心有餘悸,而丈夫只是冷冷的問「情況怎麼樣?」,就把兩名小孩帶回家休息,直到昨日上午,才來醫院晃一下又離去,陳婦目前仍靠友人在院照顧。 

    對於是否提告,陳女說,她知道傷害罪有六個月的法律追溯期,她將會驗傷後,再考慮是否提告,但陳婦卻不知道,家暴法可申請保護令,讓自己及小孩可以暫時遠離暴力的陰影。 

    ==============================================
    這則新聞讓我今天一大早就非常火大!!
    這種男人怎麼不拖去槍斃!








  • 是很該死!  碰~給他一槍

    家暴跟外遇都是不可原諒的!
  • 這則新聞讓我今天一大早就非常火大!!
    這種男人怎麼不拖去槍斃!
    -----------------------
    我覺得我比較難過的是這女人怎麼不會保護自己??
    別人要打可以逃可以閃躲
    可是有人出面關心了,卻說"沒事",這要人怎麼幫?
  • 我想不是台灣人冷漠
    而是雞婆的結果,往往造成自己好心沒好報
    還要被其他人數落自己太雞婆...
    搞不好還會造成自己的人身安危
    所以才漸漸地都不敢去管事情吧

    像我這種雞婆人就常常很白目的管一些事情
    然後常常就被身邊的人罵說很雞婆  很白目=ˇ=
    還被說萬一人家來找妳怎麼辦
    那妳不就很倒楣的惹禍上身
    害我後來就不太敢了...
  • 唉  之前我跟我男友遇過一次
    我們從捷運站出來  看到一對男女在拉扯  那女的一直想跑  男的就一直拉她
    路邊大家都在看  但是也沒人表現出要幫忙的樣子  我趕快叫我男友去幫那個女生  他就衝過去把那個男的拉開  女生停下來看了一下  才跑開
    後來那個男的大聲向我男友說"她是我老婆啦  現在她跑掉了啦"  我男友聽不懂  但還是把他放開了 
    不過那個女的好像有刻意停下來等她老公  還是被他追上了  兩人還是一邊拉扯一邊走開
    當下我真的是覺得有被耍的感覺 


  • 那兩個學生真的很勇敢
  • 每次看到這種新聞  我就覺得被打的那個女的
    自己離不開畜牲男  還要牽拖到小孩子身上
    我覺得給孩子在這種環境長大  一點都不健康
    唉....
  • 唉    之前我跟我男友遇過一次
    我們從捷運站出來    看到一對男女在拉扯    那女的一直想跑    男的就一直拉她
    路邊大家都在看    但是也沒人表現出要幫忙的樣子    我趕快叫我男友去幫那個女生    他就衝過去把那個男的拉開    女生停下來看了一下    才跑開
    後來那個男的大聲向我男友說"她是我老婆啦    現在她跑掉了啦"    我男友聽不懂    但還是把他放開了   
    不過那個女的好像有刻意停下來等她老公    還是被他追上了    兩人還是一邊拉扯一邊走開
    當下我真的是覺得有被耍的感覺   

    --------------------------------------------------------------------------------------------------
    +1  真有這種事  我也看過 
    有時也分不清女生到底是不是真的想逃離那個男生
    不是我們不願幫忙  但是這種情形真的還讓人滿不爽的
  • 我有多次親身經歷過
    當時真的很希望有人可以幫幫我
    在高速公路上我的另一伴把車停在慢車道
    然後...  我衝下車開始跑  但又被抓回車上....
    至今我跟他還是在一起
    因為他說如果我敢離開他他會讓我的家人跟我都很難看...
    我很無助  未來也被他安排著照著他的計劃在進行
    我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也許你們都會說"只要離開就好了  分手就好了"
    但是沒有親身體會是不會了解  那有多難~  (除非你願意放棄一切  自己逃跑)
    可是我的家人在這  我又能走去哪呢???
    靠法律?  靠警察?  靠黑靠白我都沒屁用
    所以我一直都叫自己"自我催眠"吶~
  • 委屈並不能求全

    為什麼那麼多受到家暴的人

    就是離不開..
  • 突然想到在CSI  NY  有一集,  有一位軍官(忘了是陸戰隊還是海軍)晚上經過公園路見不平,  阻止一位正在毆妻的男人,  男人要他別多管閒事,  還拿出小刀攻擊;  軍官身手俐落,打掉武器並反手將男人勒昏.

    不料那位妻子揀起刀子,  向沒對他防備的軍官胸前刺入;  還將軍官拖入草叢等死,  扶起自己老公就醫去.

    當事實被還原找到兇嫌時,  調查員問那位妻子為何作出此事,  而且棄那位軍官不顧,  讓他流血至死.

    那位妻子辯稱當時以為先生已被軍官殺死,  所以才會作出此事.  還堅稱那位軍官是多管閒事,  當時他應該走開就好了,  她知道她的先生不會傷害她.

    調查員反問他們已有數次家暴記錄,  一次比一次嚴重,  或許下一次死的就是她了.

    只可惜一位見義勇為的人卻因此而喪失了他的性命...

    我不禁思考,  如果家暴的受害者不自救,  旁人救他(她),  反被認為多事介入人家的家務;  長久以往,  那苛責人情日漸變冷是倒果為因了.

    並不是鼓勵袖手旁觀,  而是一個成年人應懂得先自助,  才會有人助天助.

    如果自己死也要當阿信,  將所有的不公平與暴力都吞到肚中,  連旁人想伸手拉妳一把,  卻為了維護家庭完整而隱蔽真相,  那,  我只能說命運是由自己操控的,  好壞只好自己承受了.
  • 有時候真不懂~

    受到家暴的人,為神摸就是離不開~

    已經有人介入幫忙了~

    還是說,沒關係沒關係~

    難道要被打死才甘願嗎?
  • 恩恩  那集CSI我也有看過
  • 天助自助者...你知道的嘛.
    被打成這樣還說沒事.
    那社工能幹嘛?  警察能幹嘛?
    都說沒事了....叫別人怎麼幫忙呢?

    很多事不是不能做,是不想做吧.
  • 真的是清官難斷家務事
    只希望這些受害者能夠自救
    早日脫離暴力

    不過我也想過如果我在路上碰到怎麼辦
    躲在旁邊報警嘛?  但是我不相信台灣警察

    我想到了前ㄧ陣子日本電車的那個變態
    受害者就這樣被侵犯了
    全車廂的人知情但也都不敢吭聲
    每個人都活在暴力下

    對這社會真的也有點無力感


  • CSI  那集我也有看到!!但是我還是覺得雞婆一點好,因為你也不知結果會如何,為了以免後來後悔自己為什麼不伸出手幫她,還是雞婆一點叫警察來處理為求心安.

  •  
    我想不是台灣人冷漠
    而是雞婆的結果,往往造成自己好心沒好報
    還要被其他人數落自己太雞婆...
    搞不好還會造成自己的人身安危
    所以才漸漸地都不敢去管事情吧 
     
    -----------
    之前遠遠看到好幾次!路上出車禍的人躺在路上...都沒人過去..
    前面還停一堆機車在等紅燈..
  • 之前遠遠看到好幾次!路上出車禍的人躺在路上...都沒人過去..
    前面還停一堆機車在等紅燈..
    ------------------

    這個也是有路人無奈之處
    很多人反而會賴那幫忙的路人當成肇事者
    要求賠償
    聽過不少...

  • 哞哞號的話:
    之前遠遠看到好幾次!路上出車禍的人躺在路上...都沒人過去..
    前面還停一堆機車在等紅燈..
    -------------
    玻璃娃娃事件  讓大家對好人有好報有了新的領悟

    誰知道  當你幫助那位躺在地上的傷者後

    他甦醒時  會不會咬定當初送她到醫院的好心人 

    就是肇事者!?


    不過呀    也許負面消息最容易讓大家留下印象

    但實際上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好事 

    卻也默默的在散佈著呢  只是人們容易遺忘及忽略掉


    也許有人正急忙的幫著躺在地上的傷者 

    打電話叫救護車呢 
  • 我遇過這種事,在基隆火車站附近,
    那時很多人停下來看,我有打電話報警,
    警察居然一副很不耐煩的樣子說:
    「有啦!很多人打電話來說過了,我們馬上到。」
    警察局離事發地點只有一個街口,
    但過了十幾分鐘說不來就不來,再打去,
    他們也是一副很不屑的樣子說:
    「好啦!就跟你們說會去啊!」

    一直到那個女人被男人拉走時,
    已經過了二十分鐘了,有人上前去勸,
    可是那種人渣男的態度,不用說大家也知道多惡劣,
    結果他把女的往後面的路拉,
    那時我妹已經趕到,我們怕警察來找不到
    就跟上去,想看看他們之後會在哪裡
    居然這時有個中年男的跳出來攔我們,
    說什麼危險啊!家務事啊!注意自己安全這類的!
    跟我們盧,等我們追上去時,
    不曉得他們進了哪條巷子,
    氣到我還回頭罵那個阿伯:你時間很多嘛!那麼閒怎麼不做點好事!?

    後來我們又在原地等了好久,警察還是沒來!
    真的太沒用太不可靠了,我們快氣瘋了!
    之後我們兩姐妹還輪流打電話去市政府,
    真的罵了那邊的員工很久很久!
    因為他們也是一副:「啊?妳們確定不是夫妻吵架?真的有報警嗎?」
    那種一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死樣子。

載入發生錯誤

回應...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