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食咖啡

政治 / 倒扁運動崩頹,遭唾棄而眾叛親離

施明德紅軍亂台集團在主帥遺棄群眾之後,遭到群眾唾棄,馬英九也決定不再配合演出,集團內部決策幹部分崩離析,施明德13日被迫宣布縮小活動規模。

 在十日圍城行動之後,施明德紅軍亂台集團原本高調要求群眾佔領忠孝西路,後來,施明德卻私下與馬英九達成驅離決定。

 但是,施明德當天晚上竟以欺騙方式敷衍群眾,而且在宣布不再完全封鎖忠孝西路之後,該集團的所有幹部都快閃不見,部分民眾隨即發飆質疑,沒有獲得解答,當十一日凌晨警方驅離行動時,更沒有任何一位幹部在場。

 很多民眾對該集團的不滿及對施明德的質疑,在十一日下午全面發酵,原本全力支持該集團甚至淪為宣傳工具的紅色媒體,也一反常態,不但大幅度縮減報導的份量,更以談話性節目展開一百八十度的檢討,該集團的情勢自此急轉直下。

 在此同時,馬英九的無能處理群眾,遇功搶功、遇過諉過的無恥作風,也遭到廣泛而猛烈的抨擊,尤其他一席「我才倒楣」的低劣說辭,更被立場中立的民眾批評得一文不值,為了挽救自己一落千丈的聲望,馬英九選擇與施明德切割,宣布撤銷該集團回到凱道的申請。

 施明德紅軍亂台集團在獲知這項撤銷的決定後,雖然繼續向留在台北車站的少得可憐的民眾吹牛,但是,已難掩飾該集團即將吹起熄燈號的尷尬與頹喪。

 造成該集團即將消聲匿跡的因素還不只這幾項,13日出版的《非凡新聞》週刊專文報導了該集團的「肥水」問題,直指集團三位主要幹部就是該集團「肥水」的三大包商。

 這項報導讓該集團頓時亂了手腳,尤其透過各新聞台罕見的大幅報導,彷彿戳破了、擊垮了該集團虛構的正義性、道德性,雖然該集團緊急召開排排坐的記者會,但是,軟弱無力的反駁已經無法挽回頹勢了。

 另外,該集團副總指揮之一的莊嚴,一方面帶人包圍立法院──該集團遲遲不敢對立法院施壓而落人話柄,一方面更公開宣布對該集團深表失望,決定離開該集團。

 莊嚴對該集團的批判非常致命,他指責該集團決策成員患有嚴重的「大頭症」,又有太多政治人物加入總部運作,讓群眾運動變質。

 莊嚴表示,他欽佩施明德過去在政治上準確的判斷與能力,「但這都已經是過去式了」。

 他更嚴厲批判,總部號召紅軍上街頭,沒有任何藉口與權力把人民遺棄在街頭,「當天該被抬出去的第一個應該是施明德,其次是總部的幹部們,但是他們都不在。」

 莊嚴更坦言,致命傷是來自於台北市長馬英九,施明德除了偶而罵馬英九外,絕大部分是在配合馬英九。他也質疑,紅軍在街頭行使公民不服從的抵抗權,「為何10日當晚要協商?」這分明是機關算盡,內部為了「保馬」的作為。

 莊嚴道盡了該集團組成以來,內部存在的權謀及運動變質為政客作秀的齷齪。

 施明德紅軍亂台集團至此已經覺悟到大勢已去,因而被迫決定縮小規模,並且在未來還只剩四天的合法申請的活動期間採取上下班制,而不再全天候靜坐了。
  • 我愛哈草
    我愛哈草
    雖然不贊成紅衫軍的作為

    但看他們倒扁總部把紅衫軍當白癡耍

    就覺得無言

    反正下次施公再登高一呼 下面紅衫的又會開始起乩
  • 神經病患
    神經病患
    台灣的政客本來就以自己的利益為第一.

    施合嘗不是.  媒體的造神論.  使的施認為他是最偉大的人.    他的歷程,  擺出來洋洋灑灑.  多少人叫他師公.

    這一役,  他超越了一個總统,  三位黨主席.

    眾叛親離?  他們是什麽東西.

    我,  施明德.  高人一等.

載入發生錯誤

回應...
 返回 美食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