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食咖啡

轉貼/ 跟死神開玩笑(應該算鬼故事吧?)

緩緩的吐了一口氣,  享受煙霧從他的氣管緩緩上昇至鼻端,而後隨之而來的舒適感,  「這…可能是我在世間的最後一根煙嗎…?」牆上的時鐘,指明了現在的時刻--十一點五十一分。圍坐在老張身邊的,有許多的家人其朋友,在一片緘默中,似乎有帶了些不尋常的氣氛,  可以看見張大媽的眼角甚至還有些淚光。

         事情是發生在三天前的晚上,  那天是老張的七十大壽,那天從遠地來的兒婦、子孫,讓老張笑得好不開懷,  就在壽宴舉行至最後,大家正起哄著要老張喝兩柸壽酒時,突然一陣風吹來,  把桌上的壽燭吹熄。「哈哈哈…」伴隨著這陣風飄來了一聲陰陽怪氣的笑聲,  在場中的人被這笑聲嚇了一跳,人人面面相噓,只看見只遠方飄來了二個高個子的人影,  這兩個人影逐漸地飄過來時,隨著距離的逐漸接近,眾人的驚恐只有更甚。 

                眼前的兩人,可不就是民間常說的牛頭馬面。於是整個場面開始大亂,婦人家驚恐的尖叫,  而男人們也像被定住了,只征在場中不知所以,還是老張見識過一些場面,  沉穩地向牛頭馬面問明來意。「不曉得兩位是我在那�結識的朋友,  老張年紀大了,記憶力不大行了。」老張一時之間,還不敢直稱這兩個鬼為「鬼」。  「哈哈哈,你看我兩兄弟還像誰呢,咱是陰間來的陰差。」老張心中一寒,「那不知兩位今天光臨寒舍,  所為何事。」「呵呵,咱兄弟出差至此,竟不意看到這�好不熱鬧,  一時興起,便順便查起生死簿。」「也是命定,竟然發現你在三天後的十二時正,  就該來我們這兒報到了,咱兩兄弟怕你事出突然,家�沒有交待,  所以特地來此跟你報個訊,也讓你好作準備。」語一畢,場中的人更是大駭,
場面更加混亂,  張大媽更是昏了過去。
  • 老張先是一驚,沉吟許久後,緩緩道:「我不信。  」「這也由得了你嗎,三天後十二時正,不多一分,不少一分,你沒聽過『閻王要你三更死,  誰能留人到五更』嗎?」「要不我們打個賭,如果三天後十二時,  我不會死的話…」老張把眼光掃向昏在地上的老伴,「你兩就幫我老伴添上陽壽五年,  如何?」牛頭馬面聽畢狂笑不止。「哈哈哈,你少作夢了吧,我倆作這差事也有數百年吧,  別說是不死,就是一分一秒也不差,時辰到,誰也留不住的。  」 「所以我說,如果三天後十二時整,我不會死,你就答應我的條件,如何,賭是不賭。  」 「哈哈哈,你別笑壞我們倆啦,好…雖然你的條件有點過份,但是你沒有機會嬴的,  我倆有什麼好怕的,就跟你賭上啦,哈哈哈…」伴隨著最後一聲笑聲,  牛頭馬面揚長而去。

                    轉眼間,三天就過去了,這三天,老張不斷地為後事準備,  旁人看到只是一陣嗟嘆,人,終究怎能與天爭呢?隨著時間逐漸地逼近,在客廳中的眾人也慢慢的緊張起來,  十一點五十五分,一陣怪風吹來,牛頭馬面再度來到眾人面前。  「哈哈,張老鬼,時候到了,該報到了吧。」牛頭抽了一下牠的索鍊。  「我們說的話還算不算數,急什麼。」「哦,你說那碼子事啊,當然算數,所以我們早來了一些時候,  就是來看你怎麼玩這個把戲。大家這兒耗著吧。」隨著指針慢慢地指向十二點,  牛頭馬面更是獰笑不已,老張則是鎮定的閉目養神。「
    噹…噹…噹…」十二點的鐘聲響起,  牛頭馬面臉色慢慢不對,由開始的調笑,慢慢的變成慌亂而後驚怖。  因為老張正緩緩的站起身來,向他們走來。 「你們看,我還是好好的,  我沒事。」老張開口說。「不可能,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幾百年來都沒有這種事情!  」牛頭馬面簡直是崩潰了。「不可能呀!!」「現在,請你們兩位信守諾言,  將生死簿中,將我老伴的陽壽添上五年。君子一言,快馬一鞭,  我想你們不是食言的小人吧。」

           牛頭憤憤的將生死簿翻開,動起了筆,拍拍馬面。  「兄弟,丟人丟夠了吧,我們得好好回去查查,到底是那�出了問題,走!」語畢,  兩人連袂而去。 眾人爆出一陣歡呼,大家團團將老張圍著,又笑又叫的,  反而老張臉上沒什麼笑容,反而要大家安靜。接著老張開始一一交待後事,要求在場的人將他交待的事作好,  眾人質疑,便有人開口問道:「張老爹,你都已逃此大難,  以後更是否極泰來,說這些話幹嘛。」「因為…」張老爹有點困難地說。
    「我只是…把鐘調快了五分鐘。」說完,身體緩緩躺下。
  • ==|||
  • 這算是"黑色冷笑話"吧!
  • 好有趣的故事啊~~  ^^
  • 哇考

    這個老張

    好猛呀

    連他們都敢騙

    真的是太強了拉

    沒嚇死就不錯了.
  • 恩恩恩恩恩

載入發生錯誤

回應...
 返回 美食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