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政治 / 施明德愚弄群眾,搞政治公關

紅軍亂台集團發動的「天下圍攻」號稱將有兩百萬之眾,事前摩拳擦掌,不斷嗆聲要讓中華民國國慶難看,甚至最終要癱瘓扁政府,結果,施明德卻在八日晚上派了兩位代表向王金平「投降」示好,消息曝光後,遭到很多紅軍民眾的痛罵,指責被施明德出賣了。

 根據紅軍集團連續在七日、八日兩天的公開宣示,他們將要搭建臨時電台指揮,要號召五千人訓練成「非暴力部隊」,再從中挑選三百名組成「非暴力衝撞組」拆解鐵絲網、拒馬,還想接著玩全國大罷工,以癱瘓扁政府。

 這項宣示還是在施明德親自主持的記者會上宣佈的,八日白天,施明德更明確表達只有在一個原則下才有退場機制:立法院若通過罷免總統案,讓人民有複決的機會,屆時「紅軍就可以退場了」。

 施明德在環島之旅時,一再號召群眾北上參加「圍城」,要求的人數也一路膨風加碼,由一百萬、二百萬到三百萬,並宣稱要以三百萬人代表全台灣二千三百萬人。

 但是,八日記者會後,他立即派許博允、簡錫堦兩位副總指揮為代表,前往立法院長、國慶籌委會主委王金平的官邸拜會,承諾十日當天只會採取「靜坐」、「靜坐不解散」等兩階段和平訴求手段,不會有衝撞等暴力行為,且不干擾、不癱瘓國慶大會。

 這項拜會形同「投降」,是出賣紅軍群眾的行為,他們選擇與王金平會談,也顯然是在進行政治性示好,是以群眾為籌碼進行政治公關。

 當消息曝光引來眾多媒體採訪時,兩位施明德代表面對媒體質疑為什麼要進行這項會談時,都忙不及迭地向媒體宣稱,「我們是反扁,不是反國慶」,完全改變了他們此前一再宣稱要讓國慶辦得很丟臉的拫話。

 代表之一的所謂「文化人」許博允,甚至巴結式地面對王金平,搶著話說,「我們是要把『天下圍攻』能變成『天下同慶』。」簡錫堦也在一旁露著滿臉的諂媚笑容,不停地應合著:「是啊!是啊!」

 八日的晚間電視新聞,除了幾家親紅色彩鮮明的新聞台刻意淡化之外,都詳細報導了這一幕;隔天的平面媒體,也都同樣淡化這向會面的政致意涵,聯中兩報甚至照常鼓吹各項抗爭行程,似乎仍然不願意讓施明德紅軍集團輕易收兵。

 紅軍集團在群眾運動方面明顯出現疲態之後,已經確定轉向訴求罷免案,其中是否有涉及跟馬英九之間存在暗盤或政治策略上的配合,不得而知,不過,他的轉向確實推翻了他發起這項行動以來的所有宣告,證明那都只是一場政治秀而已。

 因此,有越來越多的紅軍群眾看清楚這項行動的政治目的,因而紛紛從盲目被鼓動的熱情中退出,更多人則在八日晚上直接從集會現場離開,絕大部分選擇垂頭喪氣地離開,少數幾位離開時卻不斷咒罵:「被騙了!」「被利用了!」

 根據來自現場的消息指出,在這些人離開時,部分駐守的媒體曾經發現異狀,但由於會對這項行動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而選擇視而不見。

 施明德的轉向,在立法院也引起不小風波。民進黨立院黨團幹事長葉宜津八日就嚴厲抨擊這是在搞政治鬥爭,轉而罷免民進黨立委是缺乏正當性,凸顯為反對而反對。

 民進黨團書記長陳景峻也說,施明德紅軍集團根本是模糊焦點,本來是反貪腐,現在卻轉移焦點罷免民進黨立委,這是走偏了,顯示倒扁總部黔驢技窮。

 蔡啟芳立委說得更難聽,他認為,紅軍集團根本已經沒有招數才會如此做,他呼籲對方不要打腫臉充胖子。 

 至於施明德指綠營立委若支持罷免總統案交由全民公決,紅衫軍願意退場,葉宜津則說,這是在恐嚇、威脅。罷免案交由全民公決只會更造成社會動盪,難道四年一次的總統選舉要改成每年一次?
  • jell11
    jell11
    狗腿很好抱嗎?
    罷免是人民的權利.是憲法上明白給予人民要爛總統下台的法律手段之一.
    口口聲聲有過半的人民支持,那就罷免公投啊,怕什麼?
    別放話,別擔心,公投就知.

  • 想知道我的想法嗎?
    我希望阿扁下台
    但我沒有去圍城
    沒有去任何一個有關倒扁的活動
    因為我心中有一個讓我懐疑的因子在
    那就是整個倒扁活動
    讓我覺得背後有一個很恐怖的政治因素存在
    因為亂所以就有機會戒嚴
    這是在一開始有倒扁活動時就這麼想了
    一直到最近才有媒體提出來
    倒扁這是人民的心聲
    但如果沒有人出來帶領
    那麼只有可能利用選舉時才會用選票來表達不滿
    為什麼民進黨的人這麼的堅持不退讓
    又為什麼明知道如此做人民的反感會升高
    他們卻又如此的不動如山
    當國民黨不動員時
    那麼就不會亂就無法提出戒嚴
    那麼由自己人出來
    這樣子就有理由了
    戲過還沒演完
    是不是我所想的這樣還很難說
    不過種種的跡相好像有往這方面走的傾向
    那麼我們是不是又被利用了呢?



載入發生錯誤

回應...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