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後厝湖之思~一篇好文~ 轉貼

在我家後院不遠處有一潭水池,那曾是我們小時候遊玩與探險的地方,許多刺激與恐懼的經驗也都是源於那邊,我們曾在那水池上踏著竹筏大玩水上遊戲,半生不熟的游泳技術也是在那邊練就的,那是絕大部分的兒時的夢想與期待的發源地,也是後來我常駐足愣思發呆的地方。那似乎是我鄉愁的所在,一個比較明確而具體的地方,然而是不是完全如此而毫無錯誤,我已經不想去深究了。

如庭院般大小的一片水澤,池水不深,但是對於當時個頭還矮小的我們已經足以構成溺斃的威脅了。小時候的我們常憑藉的一片竹筏便在那邊游泳,玩水,挖寶…。不管水質乾淨與否或者是池底是否有尖銳物會讓腳底掛彩而池面染紅,比較驚險的一次是,看似是拚命游水的比賽其實是後面有兩條水蛇正瘋狂追逐著我們。每逢農曆七月長輩們為了禁止我們到那邊游水常會語出詭譎地說:「曾經有人在那邊玩水後來就再也沒有浮出水面了」。

池水一端的柏油路面是後來才鋪上去的,另外三面則由許多不知名的雜草沿湖邊生長,旁邊有竹林、稻田、豌豆園、葡萄園、茄園…。青綠的菜園則種滿了地瓜葉,小白菜  花椰菜…。各具色澤與景深的園圃常使我流連駐足,黃昏的時候我常來這邊散步,坐在圍牆上,往湖面擲去數株青菜或芒草,便會吸引許多大頭鰱、草魚、吳郭魚…等來競相爭食,水面翻騰的熱鬧場景頗是饒富趣味。

圍牆上的人雙腳兜著晃著,一邊看著曬穀場上鵝群的追逐,一邊呆呆的望著天空,發呆冥想。就算工作或是生活再怎樣困窘或是忙碌,我總想要看到一顆火紅的太陽在我眼底筆直而緩慢地滑落,我就是想要過這樣清閒無憂的日子,然而現實生活對於我這天真的想法總是多加阻擾甚至是不肯輕饒的。

小時候常帶領我們一群小鬼頭四處探險的共有兩位帶頭大哥,在偷東西、闖空門、偷摘果樹的果實、對不知深淺的河作游水、然後被發現後拔腿就跑…。這兩位帶頭大哥總是扮演指揮發落與路線指派的工作。當然還包括我們闖禍後的收拾與認錯的工作。他們後來很優秀地考上高中的第一志願,成為當時村裡的偶像與佳話。

然而其中一位因為交上壞朋友染上吸毒惡習,多次進出勒戒所與監牢。後來就很少聽見他的消息了。另外一位則在連續大學聯考四年都落榜之後攀上了一間私立大學,而後就平步青雲般地完成研究所與博士班的課業,如今已經成為海洋大學的副教授了。人生的過程要如何給他下定義或是貼標籤呢?

忙碌而緊張的工作已經成為現代人習以為常的生活作息,在副理充滿不信任的口吻中、在經理不斷質疑的開會現場、在長官們不停地耳提面命的疲勞轟炸中,我們的信心與熱情逐步潰散,同事間的談笑風生也漸行漸遠,我們不斷地恍神於突如奇來的生產異常,然後一時仍解不出的問題後面有更多的咆哮與尖銳的揶揄。

我們常低頭於作報告與解釋事情的經過,用著窘迫不安的心,有著隨時被駁回的心理準備,我們的發言逐漸地不再那麼爽朗而充滿自信了。於是面對工作上的處境與難以解析的成因,我們逐漸退縮,退退退!退到了想離開的邊線,沒有了信心等於對待日常生活間的小事也顯的猶豫、懼怕與困難重重,總希望總盼求能有更多的支援與資源。

  • 於是返鄉工作的念頭在我的腦海裡不斷地演繹著、規劃著,於是有一段時間我常南北奔波於面談與返回工作崗位,腳踩的油門將我在幾百公里內來回擺渡著,我想逃離目前的工作與單調的生活,卻仍心有不甘地持續在工作上支撐著抵抗著,總試圖想改變或證明些什麼?

    為了一些可笑的自尊與堅持,在備受質疑的情況下仍默默承受,歷時了許多的猶豫與評估,諷刺的是我目前仍停在原點,然而那已經不是真正的原點了。或許我還是會離開的,只是時機未到的波折罷了!我懷疑我是不是已經做好了準備重新生活在他方?勇氣與堅持,我想我需要的或許僅僅只是這樣要素吧。

    所以只要不加班能回家休假的時候,我總會不自覺地走向位於家園後方的那潭水池,夕陽裡有舒爽的夏風不斷地將我的頭髮吹揚起來,深呼吸,腳步放慢,遠方快速道路尖銳的煞車聲與喇叭聲也要充耳不聞,悠閒的魚群聽到我沉重的腳步聲後機警地鑽回水中,眼前許多不知名的綠色植物不見得每次都能吸引我的凝視,我總是恍神地坐在圍牆上,深深深深地吐了幾口氣。

    然而大部分的時候並沒有許多堅強的意念或是決定竄入我的腦中,我只是不斷地恍神與回想,或許耽溺在許多的幻想當中而我入神了,或許曾經吸引過我至今仍散佈在周圍的景色而我遺忘了。以往總能撫平我讓我回復安逸心境的湖面,如今看起來也是面露愁色,「你不須為我擔心的!」,我只是暫時的需要你靜靜的陪伴,不會打擾你太久的。

    斑駁的牆面下有許多雜草沿路而生,牆的另一面是廣大的曬穀場與古老的院宅,另一端是靜無波紋的水池,這邊的景色僅提供你安憩與凝視的功能,並不保證具有其他撫慰心靈的加值功效。湖水默默,佇立在一旁的人也無語,只是把眼睛呆呆地望著前方。

    太陽下山時會將湖水染成不可思議的澄紅,隨波掩映,難以層析那顏色的溫度與紋理,遠方的炊煙象徵著那一戶人家的晚餐與夜生活即將開始,究竟別人都是在過著什麼樣的生活?用著什麼樣的心去面對生活的種種困難處境?也許過得安神自在,粗糙而樸實的生活是不需要多費腦筋的,也不需要有艱澀的哲理去突顯與賦予這一切,簡單而快樂,踏實而不作他想,或許生活的本質與維繫差不多就是這樣吧。

    離去之前我看到遠方天空有兩道雲采捲捲而來,在我上方岔開後分道遠遠奔去,一道淺紅一道灰白,往無窮遠的地方延伸而去而逐漸模糊,軌跡是那般的瀟灑寫意,四周已逐漸昏暗,然而我卻望著那兩道長長而舒捲的雲朵而入神了。我彷彿看到了V字型的天空,我無法分辨那帶有什麼樣的啟示意味。

    只是在我臨去之時,我不斷地望著那V字型的天空,那樣的寬廣那樣的無私,那似乎某種程度地掏空與清洗了我的部分心靈,有幾股力量神秘地封住我那不安與徬徨的心,在我踏著悠閒而輕盈的腳步往家園邁去的同時,映留在我眼裡與心底的是那逐漸淡去遠去的V字型的天空。

載入發生錯誤

回應...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