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政治 / 從不沾政治的我的心聲(上)

最近開始看起新聞、上星期看訪問謝長廷、剛剛又花了很多時間看FG的政治版。

  我家裡的人從以前就是泛綠的,只有我是對政治完全不聞不問的。

  還記得幾年前我剛有投票權不久,就面臨了一個小選舉。
  我父親是個非常專制的人,堅持我一定要去投票,還要投給民進黨!可是不懂政治會讓人可怕的我,心裡想什麼就說什麼,我說我不想投票,也不想照他的意見去投給誰,就算要投我也有因為政件不錯而想投的人。結果我父親大怒,為了此事想打我。
  我覺得很討厭,他想投誰是他的事,然後投誰本來就個人隱私,為什麼要管我,甚至連投完也在問我,當然我懂得說慌了。

  我的父母與哥哥一直都是投綠色的,我媽媽也拼命遊說自己的姊妹投給他們;雖然我家不是住北市,並無權投給陳做市長,而且我年紀還小也不曉得陳做得好不好;但我家人都很喜歡陳,兩次總統大選都投給他,當時我並沒有投票權,即使有我也不喜歡碰政治的東西。

  也因為我真的不喜歡政治,我的父親又會因此失去理智的想揍我。我眼裡的政治是只會在新聞上在立法院打架、在媒體上打嘴炮、在政治論壇浪費錢call  in與找些問號的標題探討。

  我不懂為什麼那麼多人特地花錢打電話去說自己的想法說自己的意見,然後一群人在螢光幕前探討東探討西或每天搞一堆話題懷疑有的沒的,這些不過只是搬上電視的生活周遭三姑六婆版本吧?
  電視新聞拍出的政治人物,沒一個在做事,每一個人都是在攝影機前打嘴炮?這樣我們台灣的經濟力不下滑、失業率不提高也難!

  因為媒體、因為政治,所以現在人都想出名,想盡辦法要出現在電視上,有沒有能力有沒有學識真的不算什麼了;這是近一年來演藝歌壇串起一大票沒實力的新人以及某音樂台變成專演有的沒的節目給我的感覺!

  從不久前陳家女婿一事,不論是否清白,但接二連三陳家的事情下來,我感覺台灣就已經真的開始淪陷了。

  我的幾個阿姨們支持小舅標會,可是小舅最後被人倒了,他們幾個瞬間從不愁吃穿變得窮困潦倒,阿姨們享老的存款不翼而飛,姨丈也因此跟小阿姨鬧離婚;最可憐的還是小舅,被朋友倒會,又被黑道朋友借錢討不回來,又要養年長住養老院每個月要花兩萬的我外婆,然後還有剛出生沒多久的兩個小孩,每個月要還銀行十幾萬不知怎麼還,房子就去賣掉自己跑去做豆漿學徒!
  可能有人覺得這跟現在鬧很大的事有什麼關係,因為不止他們,好多想二度就業的人都沒有機會,我單身的阿姨從年輕到老都一直在做苦工,現在在做時薪85的臨時工!

  我家也很慘,原本家境小康,自從哥哥女友搬進來,開始走下坡。不僅要養她,我父親也重拾賭,不願工作還丟了筆龐大的債自己跑了。而我自己因為職業傷害造成的骨折花了半年時間痊癒,要開始工作努力應徵卻還一直處於失業;目前整個家都靠當自願役的哥哥在撐,但他那什麼都不會又什麼都花我家錢還把錢寄回自己家的女友趕不走,我媽也疼我哥不敢得眾,於是面對父親丟下的債務,每個月已開始繳不起。

  我媽一直過著不愁吃穿比較喜歡享受的日子,只有年輕時當過收銀員而已。因為家庭的處境,她不得不說要幫忙賺錢,雖然我知道以她一直以來過慣的生活方式不太可能二度就業,而且現在工作真的難找,但我聽到還是很責怪自己,怨恨自己沒能力,要讓一個年過五十的母親再出去工作。

載入發生錯誤

回應...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