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寵物毛孩

政治 / 新「黨外」論

以「素人從政」、一向有話直說不怕引發爭議,而在去年以八十五萬高票當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自去年十二月底上任後,也秉持著敢說、敢作的一貫本色,從劍及履及的拆除擺爛多年的台北市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到逼退放任「愛國同心會」當街打人而毫無作為李德威、改用吳敬田擔任警察局信義分局局長來依法逮捕暴力滋事份子,再到把矛頭對準與馬英九、郝龍斌關係密切的「遠雄」與「日勝生」等財閥,進而揭開了馬、郝時代不堪聞問的政商勾結黑幕、讓外界得以一窺究竟的多項施政措施,使得柯文哲的人氣在這一百多天以來始終居高不下,施政滿意度更高達75%,堪稱當今台灣政壇最受矚目的政治新星(註1)。



這樣的情景讓人彷彿見到1994年剛當選台北市長的陳水扁,面對前任市長黃大洲留下來的許多市政爛攤子,果斷的採取包括:降低櫃台高度並奉茶給前來市府洽公的民眾、要求各派出所的員警在交通尖峰時間派員到各主要路口協助指揮交通、在春節連續假期過後,藉著拜年名義帶著媒體記者到市府各機關查勤整肅市府公務員散漫的紀律,以及在法商馬特拉公司惡意擺爛拒絕履約並退出台灣後,以一句:「馬特拉不拉,我們自己拉」,並立即召集專家學者對當時已經完工、卻一直無法通車營運的捷運木柵線進行體檢與補救措施,終於讓問題叢生的木柵線得以平安通車,進而開啟台灣大眾捷運史…等等一連串至今仍然讓許多人津津樂道的政績。



柯文哲這一位政治素人初次從政就在上任滿百日後,就締造了與二十年前在台灣政壇聲勢有如旭日東昇的陳水扁不相上下的施政滿意度,讓許多人不免質疑:自2000年台灣首度政黨輪替後,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在歷經十五年的「藍綠對決」、「統獨之爭」後,是否已經因為台灣人民對於幾近一成不變且了無新意的政黨鬥爭感到厭倦,從而使得在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所帶起的「新公民運動」,極有可能取代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成為新的「黨外」勢力,帶領台灣的政局邁向另一個新的里程碑?尤其是,在「太陽花學運」中表現亮眼的林飛帆、陳為廷、「夭西」劉敬文等年輕一代的社運領袖,以及在全台捲起政壇旋風的柯文哲,都無不是平地一聲雷的忽然竄起、進而讓目前檯面上的政治人物相形失色,進而讓人產生這些新的「黨外」勢力必將取民進黨與中國國民黨而代之、台灣將從政黨政治進入「新黨外時代」的印象。



事實上,林飛帆與陳為廷等人能夠在「太陽花學運」中引領風騷,以及無黨、無派、無人脈與金脈的柯文哲能當選台北市長,表面上看起來是他們的個人魅力成功征服了群眾使然,但事實上,他們的成功在背後卻都有民進黨與其他黨派暗中支援。否則,民進黨如果在「太陽花學運」時不發動立委排班守護立法院的學生,抑或是在台北市長選舉中堅持推派自己的人選參與競選,柯文哲能否順利當選其實是大有疑問的。政治和軍事一樣,都必須嚴密的組織與後勤當後盾,不論是政治明星或者是軍事將領,沒有嚴密的組織與後勤支援,就算再有才華,也無法成事的。



是以,所謂的「新黨外時代」不過是一般人被熱鬧繽紛的表象所吸引,以及人性總是期待英雄現身開創新局的渴望下的一廂情願,從而忽略了推動人類歷史演進的,都絕不可能僅憑個人的單打獨鬥,而是必然是一個有組織的強大勢力在主導與推動。同樣的,台灣近幾年的政局演變也是一樣,無論是2008年11月中國「國台辦」主任陳雲林訪台引發台灣人民對馬政權的「圍城行動」,抑或是2013年「洪仲秋事件」引發數十萬人前往凱達格蘭大道前的集會向馬政權抗議;乃至於2014年因為馬政權企圖強行通過「服貿協議」所引發的「太陽花學運」,民進黨這一個中國國民黨最大的對手,都曾或明或暗的扮演了積極主導或支援的角色。



從而,中國國民黨之所以在過去七年來始終不敢對民進黨掉以輕心,無論是以「暴力小英」、「空心菜」等負面詞彙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猛貼標籤,或者是在未掌握明確證據下,就公開指控2013年凱達格蘭大道前數十萬人追悼洪仲秋的政治集會與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都是由民進黨在幕後所主導;乃至於在最近撇下柯文哲這一個幾乎每日揭中國國民黨瘡疤的政壇人氣王不管,也要請出前AIT官員施藍旗(Barbara Schrage)出來當打手,公開呼籲蔡英文必須提出明確的「兩岸政策」的情況來看(註2),很顯然的,民進黨仍然才是中國國民黨最大的心腹大患,而柯文哲這些「新黨外」勢力則不過是癬疥之疾!




 

載入發生錯誤

回應...
 返回 寵物毛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