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寵物毛孩

政治 / 感懷台東關山的外籍修女



我小時候曾經罹患中耳炎,當時家窮,我阿公只好把我帶到台東關山的聖母醫院去住院了一個星期,在那一個星期中,我受到了院內的外國修女與原住民護士體貼入微的照顧,即使已經過了數十年,當時的情景到現在還是歷歷在目。

 

反觀最近某個號稱是慈善團體的宗教財閥,為了執意在寸土寸金又極度缺乏綠地的台北市開發建大樓已達成他們所謂的社福目的,理著大光頭的比丘尼數度在電視機前張牙舞爪用似是而非的宗教語言詛咒、恐嚇社會大眾,讓原本對於此事抱持中立立場的我極度反感,也對於這一個宗教財閥原本還殘存的幾分好感破壞殆盡!

 

看看這些受到無數信眾崇拜,每日搭著高級轎車在電視與各個公開場合暢談人生哲理的比丘尼,在回想起當年那些照顧過我的台東關山聖母醫院的外籍修女們即令現在已經垂垂老矣,卻依然堅持自耕自食過著簡樸生活,並全年無休的身體力行照顧弱勢病患(註),內心真的是有無比的感慨,從而更加感激與懷念這些在台灣窮鄉僻壤默默付出青春的外籍修女們。

 

而總是被外國人誇讚、號稱富裕又人民善良的台灣,竟然會呈現出如此強烈反差的景象,真的是諷刺至極!

 

(註)http://fang500301.blogspot.tw/2012/03/blog-post.html?showComment=1424960419027

 

 

載入發生錯誤

回應...
 返回 寵物毛孩